江苏刘洪律师事务所

中文  丨  英文

法律热线 025-84405555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 苏ICP备11044352号

行业动态
律师论坛

律师和企业何以相互走近

分类:
行业动态
2012/12/15 10:51
【摘要】:
律师和企业如何进行有效合作,这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  2008年11月29日,由广州市律协和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联合主办的2008律师发展讲坛在广州开幕,来自全国各地近600名律师参加了本次讲坛。冯并、吴汉东、吕忠梅、王振民、马津龙、陈卫东、田文昌、陶景洲、吕良彪等知名学者、律师,以及腾讯、中兴通讯、民生银行等知名企业的法务负责人也出席了本次论坛并发表了精彩的演讲。  在这个论坛上,

  律师和企业如何进行有效合作,这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

  2008年11月29日,由广州市律协和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联合主办的2008律师发展讲坛在广州开幕,来自全国各地近600名律师参加了本次讲坛。冯并、吴汉东、吕忠梅、王振民、马津龙、陈卫东、田文昌、陶景洲、吕良彪等知名学者、律师,以及腾讯、中兴通讯、民生银行等知名企业的法务负责人也出席了本次论坛并发表了精彩的演讲。

  在这个论坛上,一位律师请教深圳中兴通讯知识产权部部长王海波:如何与大公司建立合作关系?听到这个问题的王海波也在想一个问题:如何寻找一家合适的律师机构跟自己合作?律企如何进行有效合作,这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

  律师行业最大的服务市场蕴藏在企业之中,企业的市场活动和各种法律风险的管理,也需要律师来提供服务。这是彼此需要的两个行业,用湖北经济学院院长吕忠梅教授的话说,他们的合作不仅关系到自身的生存,也直接关系到市场经济法制运行的状态。然而从国内来看,这两个行业的对接还存在很多问题。首当其冲的问题是律师提供的服务往往不是企业需要的,而企业需要的服务,律师又不能很好的提供。

  问题出在哪?

  法律服务的需求和供应之间确实存在问题,吕忠梅认为,症结所在是律师用过去对抗式的诉讼模式为企业提供法律服务,而现在企业需要的法律服务已经由对抗式转变为服务式,如何由过去对抗式模式转变为服务式模式,是律师进入企业的关键。

  深圳腾讯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郭凯天表示,在国内,律师最大的作用是在诉讼领域,大陆的律师在诉讼上是绝对强项,但是在其他专业服务方面,腾讯采取的方法是依靠香港和海外律师。

  吕忠梅曾在中国三峡总公司担任过一年的企业管理者,期间负责过一个50亿的大项目,她向老总提出,这个项目必须要有律师全程参与。“从企业的角度来讲,当然希望律所提供一个在投资方面非常熟悉的律师全程参与。”吕忠梅表示。但是当律师参与进来后,她看到的现象不禁让人失望:五个月的谈判中提供法律服务的这个律所换了5个律师过来洽谈,并且这些律师的专业各不相同,擅长的项目也不同。吕忠梅一直在跟换来换去的律师打交道,每一次都要向新来的律师把问题重新讲一遍。

  当企业意识到法律服务的重要性,邀请律师全程参与企业的决策时,有些律师却把自己当成了外人,提供的服务满足于事后性和临时性,缺乏专业性和专业精神。北大方正集团方正微电子有限公司总裁王贺光,指出了当前律师为企业提供法律服务的五大具体问题:

  一、律师事务所的专业分工不够,很多律师事务所是大而全,什么都做,但可能什么都做得不是很好;二、律师的综合能力有待于加强,律师事务所很多人是毕业之后直接做律师,缺乏在企业一线工作的经验;三、有一些律师是身兼多职,尤其是国内知名的律师,忙不过来就让助手代其操盘;四、预防性的法律服务有待于加强,企业的风险最好是预防性的,但是现在都是亡羊补牢;五、律师事务所提供的法律服务缺乏系统性,经常出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现象。

  当然律师的供应与企业需求之间的脱节不能一概归咎于前者出了问题,企业也要对此承担一定责任。

  吕忠梅指出,企业寻求法律服务的意识还比较薄弱,将律师视为外部的人,排斥律师参加企业的决策,在部分企业眼中,律师只应该在产生官司时适时而出,这种企业是律师难从诉讼模式转变的重要原因;另一方面,企业管理层在决策的过程当中,将很多法律问题忽略不计,在他们眼里,这些问题甚至不是法律问题。

  王海波则表示,长期以来企业和律师之间,就是一个客户和服务提供者的关系,这种关系导致了双方地位并不平等,继而导致了企业把律师当成可以随意选择、可以任意对待的对象,中兴通讯早期在对待外部法律服务提供者上也存在这种问题。

  不论是律师方面的问题,还是企业方面的问题,都说明企业和律师都在单边思维中运营自己的业务,没有从共同成长的高度看待彼此的关系,要改变这种现状需要企业和律师以双边主义精神开展深度合作。正如王海波所言,“企业和律师之间是一个平等合作的伙伴关系,双方应该在彼此支持、互相帮助的过程中共同发展。”这也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发展,中兴通讯最深刻的体验。

  企业需要什么样的法律服务?

  企业需要什么样的法律服务?中国企业联合会执行副会长冯并认为对这个问题不能一言以蔽之。他指出,在研讨这个问题的时候,必须预设一个坐标,即在当前和可预见的一段时间里,什么样的法律问题最突出,在不同的行业里,在不同的所有制企业里,在不同规模和不同市场走向的企业里,又会有哪些明显的和潜在的法律服务需求?

  作为新兴行业的代表,王海波认为在企业不断国际化的状态中,国际化的法律服务是明显的法律需求。中国的法律、美国的法律、大陆法系、英美法系各不相同,一个律师不可能通晓全球的法律,但是至少应该具备全球律所合作的能力,然而让王海波感到比较郁闷的一点是,“当我走到巴西、走到巴基斯坦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找律师事务所和我合作,中国的律所往往不能帮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结果都是我们自己去找资源”。

  同样是新兴行业的代表,腾讯副总裁郭凯天非常理解王海波的郁闷。郭凯天表示,“在内地、香港、美国、韩国以及印度,我们的法律部门都面临怎么样去调动当地法律资源的问题,结果我们发现能帮我们解决问题的中间桥梁都是香港律师,几乎没有内地律师的身影。”这也很好理解,因为前些年外资进入中国非常多,所以香港律师容易被外界所接受,但是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中国企业到海外上市的逐渐增多,以中国互联网游戏为例,原来都是国内企业代理韩国、美国的游戏,但郭凯天预测在几年之后中国必将成为游戏出口大国,继而可以成为互联网的内容出口大国。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非常希望内地律所能够成为中间桥梁,扶持企业推进海外市场。

  对温州企业家群体来说,国际化的法律服务也异常迫切。温州模式倡导者、温州经济学会会长马津龙指出,温州现在面临一个比较多、比较棘手的事情是国际官司的困扰。当外国企业提起诉讼的时候,中国企业多数情况下都是没有应诉,不应诉的原因除了我们本身可能存在的一些侵权问题外,更主要的是缺乏能够提供国际化服务的法律人才。

  除国际化的法律服务外,对企业来说,另一个迫切的法律需求是专业化。早期的律师可以以《合同法》、《劳动法》、《婚姻法》、《律师法》等样样通晓为荣,但现在如果哪一个律师再给王海波讲这样的观点,一定不会得到王海波的青睐。“专业化服务是你必然走的一条路,如果提供不了这样一条路的话,企业不会花这份钱,即便你再便宜,甚至你零费用,我也不会花这份钱。”王海波如此表示。

  作为金融界的代表,中国民生银行法律部总经理陈表示,民生银行是国内第一个实行事业部改革的股份制银行,它完全按照专业化的思路发展,因此也需要更加专业的法律服务。“我们一共是八大行业部,我们的零售从低端到高端,我们的业务从普通的零售银行到尊贵的私人银行,每一项服务需求的层次、特征和规律都非常清晰。因此我们就需要在这个行业里头说得清、讲得透、控制得住的律师服务。”陈说。

  此外,郭凯天指出,危机会导致企业重大问题,甚至会决定一个企业的命运,但是在危机处理领域,律师的参与并不太多。在腾讯的历史上,有几次危机事件律师做了非常好的参与,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因此他认为,律师界在这一块能够对企业的竞争起到更好的促进和保护作用,对律师界来说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机遇。